我与 Linux

2017 年 12 月 10 日

貌似很多人都是一上来就学习使用桌面版 GNU/Linux 发行版(下面简称 Linux),但我的过程嘛……

Android

小时候的我也认为,世界上只有 Windows 这种桌面操作系统。

2012 年,我拥有了摩托罗拉 xt910。我想给我的 xt910 刷 MIUI V4,但我的 xt910 是国行的,使用国行底包直接刷进去会出现发热的问题。

相信给摩托罗拉手机刷过机的机油都知道,摩托罗拉有一种东西叫 BL 锁,而 xt910 还锁区,所以国行 xt910 用户正常情况下不能刷欧版或港版 xt910 的底包。有一种不完美的绕过限制的方法就是「清除 18 区」,需要用「终端模拟器」执行几个命令,然后刷 MIUI 和启动工具,用第三方的 2nd-init 启动使用欧版底包的 MIUI V4:

su
dd if=/dev/block/cid of=/sdcard/cid-backup.bin
dd if=/sdcard/cid-go.bin of=/dev/block/cid

那时的我超级爱折腾,反复执行这套命令多次,觉得每次都要输入 /sdcard 很繁琐,就开始反复求助度娘,了解如何切换到指定目录、如何列举目录……后来我发现「终端模拟器」实在太有用处了,进而知道使用 adb shell 可以在电脑访问到一样的终端。Android 的命令行,成了我当时最常使用的「Linux」。

当时我还用批处理调用 adb shell 和 fastboot,搞了个「国行 213 root 工具」,就是用 fastboot 刷入国行 145 固件的内核,再通过 adb root,最后刷入国行 213 固件的内核,把以前需要手工完成的步骤自动化了。我把它以 xt910 吧吧主名义发布到贴吧上,颇有成就感。

然而 Android 虽然基于 Linux 内核,但它毕竟跟真正的桌面版 Linux 发行版没法比啊。恰逢 2013 年我家采购电脑,一家三口都有了自己的电脑,我都有了自己的台式机,原来我家的旧台式机就被淘汰了。我就在我家的旧台式机上安装了 Ubuntu 13.04,开始尝试输入百度等地方搜到的各种命令。新鲜劲过后我绝望的发现,「真正的」Linux 一点也不好用(其实是我把它当成了一个不太好用的 Windows),要啥没啥,连 QQ 都是很久以前的。不久以后,我爸又把旧台式机搬走了。

至于我的 xt910,它已经过时了,再怎么刷机,也无法拯救它的衰老。后来我有了 Galaxy S5,xt910 就被我扔在抽屉里。因为 Galaxy S5 很好用(一直到今年夏天被淘汰),刷机也很方便,不再需要碰那些命令,Linux 什么的也被我抛到脑后。

CentOS

2014 年底,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 佳佳酱,进而认识了一群有趣的人。我从他们那里知道了有种东西叫 Node.js,还有种博客系统叫 Ghost。当时的 Ghost 深深打动了我,但是传统的 PHP 虚拟主机是没法运行 Ghost 这样的 Node.js 应用程序的,于是我开始了解 VPS 这种神奇的东西,开始折腾圈子里很多人喜欢的 CentOS 6.5、LNMP 一键包之类的东西。我知道了 Linux 的磁盘挂载、权限控制、包管理器的使用等等知识,还有各种折腾 CentOS 的奇怪技巧(比如如何编译安装各种本来 Debian 和 Ubuntu 就有足够新的版本的软件)。不久以后,我把自己的博客真的 迁移到了 Ghost

中间换过几次 VPS,我也渐渐发现 CentOS 的局限性:虽然官方包管理器的软件应该可以保证稳定,但是太老了,安装新软件不是加软件源就是编译安装。又因为它其它一些不好用的地方,后来我彻底放弃了这个发行版,改用 Ubuntu,用 apt 部署所有我需要的服务器软件。

Debian & Gnome

后来我觉得 Windows 10 太闷了,加上当时 RAM 不够,我决定:再次尝试迁移到 Linux!

与第一次安装 Ubuntu 相比,我这次有了迁移的信心:

  • Chrome
  • Telegram
  • Node.js 与 git,它们对 *nix 本身就更友好
  • QQ Web 版
  • LibreOffice
  • ……

我安装的是 Debian jessie + Gnome;我没有删除硬盘上的 Windows 10,因为我担心可能还有 Windows 限定的情形,但是并没有。这经历也为我后来迁移到 macOS 奠定了基础。

我就这样开心的折腾了很久,把 Debian 搞得很符合自己心意。代价就是我在折腾 Linux 上浪费了更多的时间。

2017 年,我把我家台式机的 RAM 增加到 16 GB,安装了 64 位 Windows 10,发现体验太好了,再加上 Windows Subsystem Linux 也可以用了,我后来把 Debian 格掉了。

macOS

虽然 macOS 并不属于 Linux 家族,但我还是要提一下。

macOS 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省心。我不再需要向以前那样折腾,我拥有的是一个开箱即用的、美观易用的、UNIX 核心的桌面操作系统。而且,它拥有更大的生态圈。

即使需要我使用命令行干预系统,我也可以用我学会的 Linux 知识轻松搞定,因为 Linux 本来就属于 *nix 家族啊。


这就是我与 Linux 的黑历史了。这篇文章不是说明什么道理,只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